碎碎的流星


一想起来还要挣扎着去洗脸……
就恨不得自己根本没长脸

【扶桑妖书】相葉篇•续——山有木兮木有枝(上)

伊藤奈央:

【我想起来我要说什么了,大概分四点:
1.平安夜快乐。这是一个不是生贺的爱拔篇。
2.只是上,后面是中和下或者只有下。
3.云央的文大概明天更。
4.这个爱拔和我想的不一样……
ps:国子困成这个样子是我的写照了。】


下面是正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【序章】
  
  从不知名的地方吹来的风轻轻扬起,无数白色的植株展开伞状的头冠,缓缓升起,布满了视线。
  
  “蒲公英···?”
  相叶雅纪疑问着伸出了手,的确是蒲公英。那小小的绒伞穿过了他的指缝向着风的另一端摇摇晃晃地飘去。
  
  他抬起头,目光所到之处,湛蓝的天空和翠玉般的草地之间,到处都已经星星点点地渲染上了纷飞的雪色。
  
  冥冥间,他转过头,遥遥望去时,草地的另一端,绿色蔓延的尽头,隐约是有个黑衣的人站在那里,半仰着头,看着蒲公英不停向着天空飞去。
  半晌过去了,仿佛是才察觉到相叶的视线,她侧过脸看来,在蒲公英的柔白微光间勾起了一个模糊的笑容。
  
  那一瞬,仿佛是电光在相叶的脑海中引爆。
  
  然而还没等他聚焦看清那笑容的意味,已经升空的白伞们就那样突然散开,化作一道道炽烈的白光。
  割裂了世界。
  也割裂了那模模糊糊的,他来不及领会的笑容。
  最后留下的痕迹,只有纷飞而过的几个不知来自何处的画面。
  
  【第一章】
  
  竹取国子觉得最近的经历变得十分的玄幻,都说人生如戏,如果这句话是真的的话,那么想来她的剧本是由一个中二病的编剧执笔的,也就不由得让她想找制片人理论一下这个不合理的安排,希望他们能把这么美妙的事情安排在懂得享受它的人身上。
  
  戏剧是什么,流行于年轻人中的韩剧和某部分日剧告诉她“平常人×贵族公子”是最常见的一部分,而另一部分则由“平常人×财阀继承人”“平常人×超能力者”组成。
  一般来说,这真的只是小说和电视剧才会出现的吧?贵族公子是吧,日本国已经立宪好几年了,悠仁亲王的年纪也还不太够,至于后两项...一个肯定家里早有安排另外一个大概存不存在都还两说。
  
  但是为什么自己却碰上了最近似乎会很流行的“平常人×国民偶像”的剧本?
  的确...日本当今的国民偶像有不少...
  
  这时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,竹取国子看了看手机,“嵐 二宫和也 红白歌会”的关键字推送已经浮现在了屏保上。
  
  对...嵐...
  
  她哀嚎一声,把脸埋在了臂弯里。
  当她听到身边同事关心的问询后,坚定地直起身,用面无表情向来问情况的同事表示自己很好,没关系之后,她又把目光转回手机屏幕,因为一条新的邮件提示出现了,一跳一跳地,不断闪烁地提醒着她。
  
  “今天晚上你没有安排对吧?我记得你好像想吃那家的起司火锅,我已经预定好了,在楼下等你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件人:相葉雅紀 ”
  
  没错,让竹取国子最近十分发愁的人就是这封邮件的发送者,日本当今的国民偶像嵐的成员相葉雅紀。
  
  自从几周前的偶遇之后,他就开始热烈地追求...是应该用追求这个词吧,还有别的词吗?这种行为是追求没错吧?他的确是在追求自己吧?想着想着,竹取国子的思路就已经偏到了自己却还没有察觉的方向。
  
  “您...行程不是应该很满吗?”站在偏僻的街角,国子靠在车外,车窗半降,相叶雅纪趴在窗口偏头看着她。
  
  “为了你已经把时间提前计算好了哦。”相叶雅纪笑着道,十分灿烂。
  国子表示她的确真诚地狠狠地心颤了一下。毕竟是“笑颜的宝石箱”嘛,随即她劝自己道。
  
  不过...她想了想,还是应该好好的拒绝他才对。
  “其实我这次是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去,我今天已经和朋友约了。”她转过身子,期期艾艾地说道。
  
  “噢~这样啊,那既然已经空出了行程,我送你去吧。”他似乎好好思考了一下,很是轻松的更改了计划。
  
  国子却没再推脱,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气,尽管她已经表明了许多次,但是还是决心就此把话说开的好。
  “相叶桑,您应该懂我的意思。”她看向相叶的双眼,“之前我也已经表明了,只想普通的生活,上学,工作,或许会结婚,或许不会,但是无论哪个选择,都不会让我选择和您在一起。”
  “我是个不想冒险的人,只想作为一个普通人平平淡淡的结束这一生,和您在一起所得到的风光或者说是风险,我都不曾也不会选择的。”
  
  “我以为我之前的态度已经明明白白的向您表明了,但是如果您还没有理解,或者我的行为给您带来了误会,希望您能够理解。”
  何况,你靠近时带来的莫名心悸,总是让我害怕不已,对不起,我只是想简单的生活。
  这话她没有说出口,只在她看向相叶的双眼时,才浅浅的从目光中流出。
  
  最后,她深深鞠了一躬,在相叶雅纪做出什么反应之前步履如飞的跑掉了。
  
  说起来我明明没做错什么,为什么这么愧疚呢,转身的瞬间,国子深深的反省了下自身,迅速地捋了一遍初遇以来的点滴。
  礼没有收,饭钱有好好请回来,确认了自己没有任何差错的国子放了心,步伐也悠然自得了一点。
  
  只是。
  国子突然觉得脸上沾染了什么微凉的东西,被风吹过,让她不禁有些冷意。
  她伸出手摸了摸,指尖却触及到了零星的湿润。
  是泪?
  为什么有泪?
  就这样她站在街头,呆呆地望着手指上晶莹反射着霓虹的水珠发起了呆。
  
  
  而她身后刚刚走离的街角,相叶雅纪才刚刚开了车门,站在车前望着国子远处的身影。
  “果然被拒绝了啊。”他无奈的勾了勾嘴角,却没有什么难过。
  既然已经没有什么安排了,先休息吧。
  最后看了一眼国子,相叶雅纪回到了车上。
  后视镜中的她,还是很好看。
  相叶又一次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
  
  今天的相叶雅纪又是笑容多多的相叶雅纪。
  
  【第二章】
  
  第二天,竹取国子顶着两个甚至能够引起同事注意的黑眼圈出现在了办公室。
  
  “喂,国子,国子!”
  休息时间,隔壁的香织小姐很努力喊了国子,才把她从昏睡过去的边缘呼唤过来。
  
  “嗯?怎么了?”国子抬起身支起眼皮,声音几如蚊声。
  
  “你昨天不是说和别人有约吗,还那么郑重地拒绝了我联谊的邀请。”香织道,“还困成这样,难道你...有男朋友了?”她的目光在国子身周游移了一下,嘴里还啧啧有声。
  “没...有...啦...”国子张嘴回道,眼皮却又要合上,带的音节都黏连了起来。
  
  “那你怎么了?”香织还是不乏八卦精神,却也实打实的关心着她。
  
  “就只是失眠而已,拒绝你也只是因为想早点回家睡觉啦。”她飞速地道,头又粘上了胳膊,显然不想再说什么了。
  香织看她昏昏欲睡的样子,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道今晚要好好休息,就缩回了自己的位子。
  
  国子转转头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,心里却还是满满的纷乱思绪。
  昨晚不知缘由的落泪让她已经怔愣不已,铭心自问,自己确是对相叶雅纪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  
  自己对于生活的想象也一如初衷,所以她还是归咎为对相叶这段时间付出的抱歉。
  
  毕竟那样的拒绝,就连自己也觉得有些太过凉薄。
  只是后来她在走向电车站的路上,遇到了与她合租的友人,追问之下,却是相叶嘱咐友人来接她,甚至还要友人记得带一件薄外套来。
  
  友人不知道相叶的身份,只调侃般的问她怎么不就此接受相叶的追求。
  国子却只觉得害怕,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,相叶甚至还得到了友人的联系方式。
  可是这样的体贴,也让她愈发觉得自己太过决绝。就这样,半天的坚决又换了她半宿的纠结。
  
  迷迷糊糊的,国子完成了一天的工作,幸好她还记得多检查几遍,也没有出什么大错。
  只是这样迷糊的状态,在下班后看到相叶雅纪的那一霎那瞬间解除了封印。
  
  虽然戴了口罩和帽子,但想来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,只凭高挑的身形,国子就认出是相叶雅纪没错。
  她陡然大惊失色,拽起相叶雅纪就是一路飞奔,直到街边一家僻静的餐厅,国子才放下心。
  
  “你怎么就这么出现了!这里是金融街啊金融街!”国子的手一挥一挥的比划着。
  直到她看到相叶一直盯着自己,才意识到自己还拽着相叶的手腕。
  
  “对不起。”国子忙松了手,鞠躬道歉的。
  
  “不用这么客气的。”相叶弯了一点眼眉,显然是在笑的。
  
  “您怎么又来了。”紧跟着国子又问道,相叶雅纪敏锐的注意到了她的敬称,不由得感叹还是方才慌张的国子更可爱一点。
  
  国子看着相叶摘下口罩,随意的用手梳着前发。
  “竹取小姐。”相叶也用上了敬称,字斟句酌的道,“之前,确实是我唐突了,分开后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您的话,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,不过我确实欣赏竹取小姐的性格,即使我放弃追求您,那么是否可以尝试,只是做朋友呢?”
  
  “只是普通的朋友,我不会打扰到您的生活的。”
  他的话语轻轻落下,目光坚定,仿佛拥有着令人相信的魔力。
  
  一直看着他双眼的国子,不由自主地就想要点头接受这个提议,却还是半途改变了动作。
  
 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!
  男主欲擒故纵,以“普通朋友”之名最后还是不断攻略直到女主不自觉的爱上她!
  
  忠实的电视剧观众竹取国子小姐的心中在此时警铃大作,连忙把点头的动作改成了缓缓的摇头。
  我可是想要坚定的度过路人甲的一生的人啊,她心道。
  
  相叶雅纪看着她如同预料到的一样没有直接同意,在拳头的掩饰下很快绽开又收敛了一个微笑,国子如此的反应,却令他更加胸有成竹了。
  
  “难道是说,竹取小姐对自己内心的坚定还不够有自信吗?”
  
  “在我看来,竹取小姐的信心应该是足够的,毕竟昨天那样坚定的拒绝过我了。”
  
  如同曾经战国时代的大名,谈笑间相叶雅纪就已经一步步走下了预先设好的棋子,将竹取国子引入自己的局中。
  竹取国子越是激烈地反对,他却反而越发平和,不疾不徐地收了手。
  只微笑地静待着国子的回应。
  
  “所以,竹取小姐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要答应吗?”